首页 | 公司介绍 |

您当前位置:京都起名院 >> 命名学研究 >>

从命名与人类文化的关系看开展命名学研究的重要性

1. 命名与语言关系
    命名,是人类语言的起点与基石。在猿变成人的初期,为了区别周围的人、地、物,只能用简单的语言加手势表示。由于思维能力有限,人类最原始的语言具有以下特点:
    1.1原始有声语言就是命名
    这一原始语言,主要由数目极其有限的词组成。这些词,便是对周围人及环境、工具、武器、食物等的称呼。这些称呼,就是人类语言中最早的命名。所以说,人类语言的起源,也就是命名的起源。
    1.2原始命名系统只有专名,没有通名

    由于当时人类的思维能力极其有限,原始的命名系统只有专名,没有通名。即有人名,没有称谓,只有单个地名,没有地点名词,只有单个物名,没有表物的普遍名词等。法国文化人类学者莱威·布流鲁先生战前出版了《野蛮社会的思维》:“南亚的巴文达族,给各种雨都起了不同的名称。地理特征也逃不过它们的眼睛,他们给各种地形、各种石头、岩块都起了名字,所有的树、灌木、各种植物没有一种没有名字。”克劳德·莱维·斯特劳斯战后出版了《野生的思考》:“居住在菲律宾的皮那图波族的语言,男人谁都能轻而易举地说出来450种植物、75种鸟类、所有的蛇、昆虫、鱼、哺乳类、20种蚂蚁、45种可食蘑菇的名称。”丹麦语言学者耶斯皮尔逊也发现:“澳大利亚南部塔斯马尼亚岛上部族的语言,有各种橡胶树的名称,但是没有表示‘树’这个概括意义的单词。”
    1.3原始语言没有动词、形容词、数量词

    由于最原始的语言只有专名,所以,这个语言系统,既没有通名,也没有抽象命名,更没有动词、形容词、数量词等。法国学者列维·布留尔在《原始思维》一书中,也介绍到塔斯马尼亚人的语言:“澳大利亚东南海岸附近的塔斯马尼亚人,没有表现抽象概念的词。他们虽然对每种灌木、橡胶树都有专门的称呼,但是没有‘树’这个词。他们不能抽象地表现硬的、软的、热的、冷的、圆的、长的、短的等性质。为了表示‘硬的’,他们只能说:象石头一样;表示‘长的’就说大腿;‘圆的’就说月亮,或象球一样;如此等等。同时,他们说话时,总要加上手势,力图把他们想要用声音来表现的东西,传达到听话人的眼睛中去。而在俾士麦群岛的居民中,他们的语言没有表示色彩的词。颜色永远是按下面的方式来指出的:把谈到的这个东西与另一个比较,这另一个东西的颜色,被看成是一种标准。例如他
们说,这东西看起来象乌鸦,或者有乌鸦的颜色。久而久之,名词就被单独地作为形容词使用。例如对黑色来说,KOTKOT( 乌鸦 ) 表示黑的,特别是有光泽的黑;LIDUTAN表示暗黑;DEP是金丝雀树的树脂烧成的黑颜色;UTUR是烧焦的槟榔叶掺和油料的黑颜色……对其它颜色,白的、绿的、红的、蓝的等,也有这样多的区别。”美国学者古德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中回忆同亚诺玛玛族生活10多年的体验:委内瑞拉的亚诺玛玛部落,有一万人左右,现仍过着石器时代的生活。他们没有历法,不穿衣服,也不知车轮为何物。据古德说,这个部落没有数量、时间等概念。男人打猎,女人采集食物。后来,随着思维能力的增强,才分化出了类名,至于动词、形容词、数量词、付词和众多虚词等,那都是以后在人类漫长的思维发展过程中,逐步分化出来的。
    2. 命名与民俗关系

    命名从一产生,就带有浓厚的民俗文化色彩。据人类学家推断,原始的澳大利亚人,还在中石器时代的发展阶段中,就以个人名字,作为复杂的典礼和禁忌制度的核心了。由此可知,人类自身的命名──人名,至少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产生了。我国汉代董仲舒的《春秋繁露》解释命名:“鸣而命施谓之名。”(《深察名号篇》)东汉著名文字学家许慎讲得更具体:“名,自命也。从口从夕;夕者,冥也,冥不相见,以口自名。”《祭统》:“夫鼎有铭,铭者,自名也,自名以称扬其先祖之美,而著之后世者。”刘熙:“铭,名也,记名其功也。”饶宗颐:“名的涵义,实在应该包括名称、文字、铭文,三位是一体的。”可见,命名从一开始,就与民
俗习惯有密切关系。
  

 
 
-->
防火保温板网站建设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