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司介绍 |

您当前位置:京都起名院 >> 命名学研究 >>

中国命名学影响国外值多少

外对中的影响
    一是张骞通西域后,中亚许多物品连同命名进入汉文化及其命名系统。如“苜蓿”“胡桃”“番茄”等。
    二是佛教传入中国后,许多佛教命名,也进入汉语。如:丧俗用语“七七斋”“逆修斋”等;人身喻词命名“革囊”“皮囊”“皮袋”等;恶鬼、地狱命名“厥摩师”“罗刹”“夜叉”“阎罗王”“十八地狱”等;神佛名号“阿弥陀佛”“和尚”“观音”“菩萨”“菩提”“弥陀”“文殊”“舍利”“罗汉”“俗家”“沙门”“知客”“行者”等。
    三是近代尤其是改革开放后,东西南北不同文化涌入中国,对汉语命名系统冲击很大。
    3.3命名系统是人类各种文化的载体与活化石

    反过来,命名系统又是人类各种文化的载体。综合起来看,一个时代、一个地域、一个民族的所有命名汇集在一起,构成一个整体,就可以全面而详尽地反映出这个民族在这个特定地域和特定时代中的所有物质活动与精神活动中的一切侧面,反映出这个民族在这个特定地域和特定时代中所创造出的文化的整体风貌。因此,香港著名学者饶宗颐先生认为:“人类的文化起于制名。”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看,命名系统又是人类文化历史发展变化的活化石。人类文化历史发展中的任何变化,都会在命名系统的发展变化中留下痕迹,成为不同文化历史积淀层留下的活化石,从而,反过来,又成为考察、研究人类文化历史发展的重要证据。
 

 
 
-->
防火保温板网站建设网站建设